春天一口鲜茶,不负人间好时节

2019-01-12 10:00 茶农
在外国人眼中,“茶”是中国人的魔法,明明是灌木丛一样的植物,嫩芽一摘,太阳一晒,火力一炒,就成了通窍生津的神水。
春天又到了,爱茶的人都开始期盼着尝到春茶的第一口鲜与灵。无论是碧螺春还是龙井,或是再晚些的白毫银针,都有如人间至味。
我们看到远离城市的茶山,朴素的茶农,用双手制作出精细的茶叶,美妙绝伦的春天之味,只为回报自然的恩情。
只选核心产地芽叶头采,全手工制作
手作的好茶,难寻且稀少。陆家春茶季,特别选取5款特级春茶,全部选用核心优质产区,按照当季出茶时间头采,经茶人手工炒制包装后立即配送,不仅可以快人一步尝鲜,而且不用再担心错过好茶。
陆家的特级明前碧螺春,每一年都是王牌好茶。
每逢清明到来之前,陆家人都会在早上5点,云雾未散时,背着背篓上山采茶,3万6千棵芽头得赶在10点前全部采完,成品后却1斤不到。
下山后,挑茶、晒青、下锅、出锅等一气呵成,这些年陆家明前茶的步骤和仪式一直如此。“一定得用手制作,只有这样茶人才能根据茶叶的状况调整力量,也只有这样春茶才会鲜、会活。”
陆家茶人的一生很简单,专注做点东西,对得起祖辈,对得起自己,才不负这不变的春天滋味。
陆家人每天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来到山谷一张走到没路了,便到了他打理了18年的茶园,从未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的茶树,香气野蛮迷人。
时至今日,陆家人依然坚持着全手工制作碧螺春:“手工杀青,手工搓团,传统土灶,没有用到电”,如他自己所言,“这是最原始的茶。”
只要喝过这一口茶汤,仿佛闻见空谷里的极品花果香,仿佛能看到陆家人日复一日地走过绵延的山路,仿佛自己也站在云端,感知着天与地的交汇。
一口茶 · 碧螺春
做茶农十余年,陆家父子俩一直收集和购买碧螺春群体种老茶树,移栽到自家茶园保护起来。
用这些老茶树炒制的碧螺春,条索纤细,卷曲成螺,满身批毫,冲泡后叶底匀嫩多芽,是他们心中最正宗的味道,也是碧螺春最高级别特一级。
洞庭碧螺春
诚如台湾作家林清玄说:“喝茶的最高境界,是把‘茶’字拆开,人在草木间,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。”
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细细想来,人的一生,不就是生长于草木之间,最后又长眠于草木吗?只是此番道理,茶人比我们感知得尤为细腻一些。
三月,春光正好,寻茶之路又将启程,这世间的最好的春茶,都在前方。此时若寻到茶山上,可借由枯淡山野的茶汤,隐避之言,婉曲之志,然后深深呼吸,慢慢等待,自会尝尽这春天的鲜....
之于未来,一花一叶皆有情,一茶一饭足矣过此生。
<---